推理,作为一种生活方式──漫谈日常之谜(下)

  2020-07-12 点击量: 974 点赞557

推理,作为一种生活方式──漫谈日常之谜(下)

英国作家毛姆说过:「卧病在床时,陪你度过病榻时光的最佳读物并非伟大的文学作品,而是推理小说。」推理世界无限辽阔,从一具尸体出发──密室、机关、叙述性诡计、本格推理、社会推理,随着无数创作者推陈出新,推理的面貌更加多变。时值今日,「推理小说」不再只有谋杀及犯罪。故事不再由死人拉开序幕,谜团就在日常中;又或者面对见血命案,也可以搭配一块小蛋糕,悠闲舒适又自在--前者正是日本的日常推理小说,后者是欧美的舒逸推理小说。在推理世界,我们从谜底窥见社会及历史,抽丝剥茧后总能找到疗癒的出口。

独步文化的初野晴「春&夏推理事件簿」系列即典型的日常推理,而若竹七海《古书店阿赛莉亚的尸体》即是舒逸推理。迎接今年(2016)十月访台的日本作家初野晴前夕,我们举办「认识推理」的暖身专栏,邀请了数位台湾优秀的推理评论家,深入浅出地谈谈不杀人的「日常推理」,及即使见血也轻鬆自在的「舒逸推理」,一同揭露推理更多元的风貌!

►►推理,作为一种生活方式──漫谈日常之谜(上)

说北村薰「开拓」了日常之谜,多少有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因素在。

一九八〇年代后半,日本两家出版社不约而同替「新本格浪潮」揭开序幕。绫辻行人发表《杀人十角馆》后,讲谈社由作家岛田庄司背书,于书系「讲谈社Novels」推出一批年轻作家写的本格推理,并于宣传时使用「新本格」一词。另一方面,东京创元社也由作家鲇川哲也监修,推出套书「鲇川哲也与十三之谜」,集结中坚与新人作家的全新创作。其中于一九八九年三月推出的,就是北村薰的出道作《空中飞马》。

《空中飞马》收录五则短篇故事,均以一位十九岁的女大学生为主角,这主角一直没有名字,仅以「我」自称。每当「我」遇见生活中难以理解的事物,都会求助于一位落语师傅春樱亭圆紫。本书最脍炙人口的一篇〈砂糖大战〉叙述「我」与圆紫来到涉谷的一家红茶馆,在那儿看见三位女生匪夷所思的行动——持续往红茶里添加砂糖。为何要这幺做?不会太甜吗?谜团的解答背后,有引人叹息的人性。

本作之后发展成系列,于二〇一五年发表睽违已久的第六作《太宰治的辞典》(太宰治の辞书)。与户板康二「中村雅乐系列」相同,除了着眼于日常的小谜团,剧情不时置入文艺方面的知识,多与落语、日本文学相关,教育性十足。然而作者还添加一项要素,或许正是这个要素,得以让后辈们掌握「日常推理」的精髓,于二十一世纪蓬勃发展。

那要素便是「角色的成长性」。

经由系列前五作的时序递嬗,女主角的年岁从大一新生到毕业就职,足以使读者见到她个性的转变,第六作的「我」甚至一跃成为四十多岁的人母。是以整个系列有个谜团之外的主轴:「人」的成长轨迹。

而扮演其中「人生长者」、「心灵导师」身份的,便是侦探角色春樱亭圆紫。藉由与侦探的商谈,每当真相揭露,「我」对于人性与处世的态度又更熟悉一分。除了本系列,北村薰还有些作品也採用此种「涉世未深者」搭配「人生长者」的角色设计。

将话题拉回日常之谜的发展。某个次类型兴起,单凭开拓者一人之力是有限的,自北村薰继承户板康二的精神、开了第一枪后,东京创元社陆续挖掘「日常之谜」的潜力写手,新人辈出之下才有这般成绩。当中居于主导位置的资深编辑户川安宣,自然功不可没。

户川提出的编辑企划中,对「日常推理」影响最大的,便是以作家若竹七海之亲身经历发展出的「二十枚五十元硬币之谜」了。一九九〇年的一场聚会里,若竹提到大学时期一段往事:自己在书店打工期间,每週六都会有一名神祕男子拿着二十枚五十元硬币到柜台,将其换成千元钞,然后很满意地离开。他的目的究竟是什幺?

这段谈话被一旁的户川编辑听见,成了有名的企划。以若竹七海提出的故事作为「问题篇」,邀请法月纶太郎、依井贵裕两位作家撰写「解答篇」提出解释,另外公开向大众徵稿,最后募集到三十六篇作品,甚至吸引职业作家来投稿。原本的小故事成了「竞作」题材,于一九九三年出版短篇集。

这个企划对「日常谜团」的发展构成什幺影响?除了挖掘出几位新人作家外,或许还分出与「开拓者」北村薰不同的创作路线。

相关推荐

精彩文章